10月21日,鹽市口一家美睫美甲店,一位女士在嫁接眉毛。
  成都工商執法人員對鹽市口美睫美甲店展開調查。
  近年來,方便、時尚的“輕美容”(特指美甲、美睫等服務)越來越受到愛美人士的青睞。10月21日,本報報道了成都市多家經營睫毛嫁接的店鋪使用“三無”產品、衛生條件不達標,且沒有相關資質的現象,引起了許多讀者共鳴。“美甲狂人”謝女士致電華西傳媒呼叫中心96111,講述了她瘋狂痴迷於做指甲的故事。
  21日,成都市錦江區工商局執法大隊、鹽市口工商所的工作人員對鹽市口一帶的美甲美睫店進行了檢查,並表示將對此進一步展開調查。
  /以美麗為名義/
  “輕美容”狂講述:明知有害,還是忍不住折騰
  4年內做指甲花費5萬餘元,指甲油多達80瓶,甚至因為酷愛美甲而開了一家美甲店;一年內嫁接睫毛6、7次,睫毛掉了又接、接了又掉,反反覆復……如今,越來越多的女性選擇了方便時尚的“輕美容”,但卻不小心掉進了無底洞,甚至進入惡性循環。有些“輕美容”狂人心裡很糾結:即使知道有害,還是忍不住繼續“折騰”自己。
  美甲
  每周換新“顏”指甲蓋翻皮
  25歲的成都白領謝女士是一個十足的美甲達人:“從小就臭美,塗指甲、染頭髮、戴耳釘,樣樣都來。”時髦的裝扮、披肩的長髮、手上精緻的貼花指甲十分搶眼。
  謝女士告訴記者,從2010年至今,她在美甲上的花費就有5萬元以上,陸陸續續購買的指甲油多達80瓶。“在北京工作時,總是去美甲店做指甲,充會員卡都是幾千上萬地往裡面充,”謝女士調侃說,現在想起來都覺得“肉痛”。
  儘管指甲油很“燒錢”,但謝女士幾年來一直保持著一個星期換一個顏色的頻率。“最多一個星期,我就會對手上的指甲款式感到厭煩,必須馬上換個新的。”謝女士說,有時候指甲受損,需要休息,但間隔一兩天后又會忍不住塗上新顏色,“手指完全閑不下來”。
  謝女士坦言美甲也給她帶來了不少煩惱。謝女士回憶,以前她會根據每天穿的衣服,來搭配不同的指甲油顏色。由於指甲油的質量不好,久而久之,指甲錶面開始泛黃、翻皮,“好難看啊,就又塗一層指甲油蓋住。”
  後來,謝女士接觸到了甲油膠。甲油膠因為款式多、幹得快、保持久而受到不少女士的青睞,但卸甲卻需要專業美甲師的幫助。“先磨、再摳、再磨,才能卸掉,”謝女士說,卸甲油膠非常傷指甲,指甲會變薄、變脆弱,有可能一根頭髮都能將受傷指甲扯斷,“沒辦法,又只能塗上一層加固的甲油,但又會忍不住弄上其他的花紋和裝飾。”
  如今,酷愛美甲的謝女士自己開了一家美甲店,即使心裡明白指甲油塗多了不好,但還是控制不住地“追求美麗”。
  美睫
  兩月種一次 睫毛變稀疏
  一年前,24歲的成都市民趙女士第一次接觸到嫁接睫毛服務,從此一發不可收拾。在過去的14個月里,趙女士幾乎保持著2個月嫁接一次的頻率,短短一年多時間,她就嫁接了六七次睫毛。趙女士說,最開始做睫毛嫁接是為了“好看”,到了後來,卻被睫毛嫁接“綁架”了,完全離不開。
  趙女士說,第一次做睫毛嫁接,是因為店家告訴她做了就不用再每天化妝。“我當初是想到又好看又省事,沒想到後來越來越麻煩。”趙女士說,在做了第一次睫毛嫁接後一個星期左右,假睫毛開始脫落,就連她自己本身的睫毛也跟著掉個不停。“接上之後,每天都要很小心,洗臉不能用力擦,一擦就掉得很厲害,一個月左右,嫁接的睫毛不如剛開始那麼好看,我就去店裡面卸了。”卸掉假睫毛之後,趙女士看到自己的眼睫毛稀稀疏疏,覺得受不了,於是馬上又進行了第二次睫毛嫁接。
  做了嫁接導致睫毛稀疏、因為睫毛稀疏又去做睫毛嫁接…在這樣的惡性循環中,趙女士在睫毛嫁接的不歸路上狂奔了14個月。她說,曾經也想過要“戒掉”睫毛嫁接,但是最後都沒經受住誘惑:“感覺完全停不下來。”
  /以健康為代價/
  醫生建議:指甲和眼部都需“休養生息”
  成都市第三人民醫院醫學美容科主任葉飛輪說,自己見過不少類似於謝女士和趙女士的病人。“謝女士的指甲泛黃、指甲錶面翻皮,都是指甲蛋白質被溶解或者指甲過度角化的表現。”
  葉飛輪說,指甲的表皮需要呼吸,指甲的正常新陳代謝也需要時間。建議一周內塗指甲油的天數最好不要超過3天。如果長期使用指甲油,嚴重者可能對指甲造成永久性的損傷。
  而對於趙女士的困擾,葉飛輪說,大可不必因為睫毛嫁接後自身睫毛的脫落而煩惱。“睫毛的生長周期是4周左右,只要耐心等待4個星期,睫毛就能恢複原樣。但如果頻繁嫁接假睫毛,不給眼部皮膚休息的時間,就有可能導致眼部發炎、紅腫等,長期下去,還可能造成嚴重後果”。
  最新動態
  工商管理部門對鹽市口美睫店展開調查
  21日,對於美睫店的相關管理問題,記者咨詢了成都市食藥監部門。“假體睫毛和膠水都不屬於化妝品的範疇。”一位工作人員解釋,化妝品是指以塗抹、噴、灑或者其他類似方法,施於人體(皮膚、毛髮、指趾甲、口唇齒等),以達到清潔、保養、美化、修飾和改變外觀等效果。
  據該工作人員介紹,假體睫毛和膠水作為產品,應該有一定的生產標準,如果是“三無”產品,那麼工商部門可以對其進行查處。
  隨後,記者與成都市錦江區工商局執法大隊、鹽市口工商所的工作人員來到了鹽市口附近的美甲美睫店。在對該商圈的美睫店進行檢查後,工作人員發現店鋪內許多膠水、睫毛等產品並沒有生產廠家、合格證和生產地址等信息。當執法人員要求店內員工出示經營許可證時,一些商鋪以“許可證在老闆那裡,老闆不在”為由搪塞。一家美甲店的員工拿出“個體工商戶營業執照”,記者看到在經營範圍及方式一欄寫著“服務:美甲”,並沒有“嫁接睫毛、嫁接頭髮”一類的備註。
  據工商執法人員介紹,美睫屬於新興行業,目前在營業執照經營範圍中暫時沒有“嫁接睫毛”這一行業分類,所以頒發的營業執照里也沒有這些內容。“如果在美睫過程中涉及到衛生條件是否達標的問題,則需要衛生部門的審批。”
  最後,執法人員對沒有出示營業執照的店鋪進行了登記。“店面老闆需要帶著經營許可證和產品合格證接受檢查,如果確系無證無照經營或‘三無’產品,我們將會對此進行查處。”執法人員說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 肖茹丹 實習記者楊雪攝影雷遠東  (原標題:4年花5萬美甲 指甲“翻臉”了還不停)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iu37iuoblj 的頭像
iu37iuoblj

CONTEST

iu37iuobl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